何山可依

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去枝为山,愿与山依
——————————
沉迷es
vkp&宗p
みか宗不逆
宗老师是世界的宝物
MHA出久受❤️|轰出|胜出

这里河山^_^第一次写同人文,把处女作献给了楚路。文笔废,请谅解。
设定为路明非为救楚子航而濒死……是HE哦^_^龙四心疼明非,所以我要虐回来(我对小路子是真爱啊ˊ_>ˋ)。相信我,我是亲妈(≧∇≦)

如果没什么疑问,就请接着看下去吧^_^




啊,又下雨了
他讨厌雨,因为雨总会带来回忆中脆弱的自己
就像那个男人消失的雨夜里
在那辆迈巴赫中懦弱无能只会逃跑的自己

那天,也下雨了
血花溅起瑰丽的弧线
温热地洒在皮肤上
他却感到如火焰般灼热
眼眸中映下的是绝望而又孤独的眼神
嘴角勉强扯起一抹难看的微笑
“师兄......你看师弟我......”
剧烈地咯血打断了话语
平时如机械般精密的他大脑一片空白
怔怔地望着血流如注的伤口
“没有希望了”理性这么告诉他
然而最终不停地重复
“不要死......不要死......”
就像每次意识模糊时,耳边充斥着撕心裂肺的“不要死”将他从死亡线上拉回
雨水混合着血水
宛如妖冶的红玫瑰
盛开在身下
他想像夜莺一样
却又无法办到
因为他没有开始歌唱便预知到残忍的结局
瞳孔渐渐失去了焦距
嘴上却依旧说着白烂话
“师兄......你现在......的形象比......咳......芬狗还......像芬狗......”
“别说话了……”
他听见自己颤抖的声音
突然一片静寂
“师兄......”
似乎没有力气继续伪装成有生气的样子
微弱的声音响起
“你的眼睛......真的很好看呢……”
记忆涌入脑海
飞扬的白鸽
伴随着哀伤的丧钟
第一次有人与他对视
“你不怕我的眼睛?”
眨了眨褐色的眼眸,懵懂地歪歪头
“不会啊……”
“永不熄灭的黄金瞳会给人压迫感。”
“怎么会?”
顿了顿
“挺好看的啊。”
他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嘴角勾起了一点温柔的弧度
那时的眼瞳与灿烂到白痴的笑容驻到了心底
使那冰冷的心有了柔软的地方
但他自欺欺人地将那里封为禁地
殊不知种子早已萌芽
在无人察觉之时
成长为参天大树
原来在那个时候
他就已经开始在意
那个即使心里痛苦不堪
也要用白烂话掩饰自己孤独的废柴师弟
他知道师弟并不是废柴
他感受到了与他相同的气息
没有爱
对爱的渴望
与他不同的是
师弟很勇敢
为了那一点爱
师弟会拼上自己仅有的一切
即使失败
而他认为接受好意才是最好的回应
从未想过付出爱
他认为师弟的世界很大
其实师弟的世界里只有自己和他
“别离开我啊......”
他第一次放下了尊严
低下高傲的头颅哀求着
他拂开师弟挡住眼睛的发丝
额头紧贴着额头
“让我......再看一次你的眼睛啊......”
回应他的只有冰冷的体温
上天把他唯一的阳光也夺走了

他也喜欢雨
因为在雨中
他才可以摘下冰冷的面具
像一个普通人一样
悲伤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