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山可依

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去枝为山,愿与山依
——————————
沉迷es
vkp&宗p
みか宗不逆
宗老师是世界的宝物
MHA出久受❤️|轰出|胜出

【楚路】梦



看似单箭头实际上双箭头设定^_^大概是HE,渣文笔
如果没什么问题就看下去吧(≧∇≦)
——————————————————————————

路明非做了一个梦。自从他当上学生会长后,很少这样做梦了。

暴雨倾盆,压抑的天空墨色翻滚,积水已可以漫到脚踝。
仕兰中学已经没什么人了,富家子弟早已踏上一辆辆豪车,昂首飞驰而去,只留下像路明非这样的屌丝狼狈的撑着校服,踏进这天杀的雨中。

“真是一个鬼天气……”他不满地嘟囔着。

一抬眼,他看到柳淼淼那精致描绘的妆容,脸上闪烁着期待,却又慢慢淡了下去。抬头看了看教学楼里少数的几点灯光,刚好闪现让无数女生激动的俊脸,心中的问号也转变成了无聊。“啊,真是,又漂亮妹子倒贴都不要,注孤生。”路明非腹诽,盯着溅起来的水花,泛起层层波纹。

“诶,捎我一程呗……”路明非喊了一句,即使知道结果。

“咱们又不是一个方向。”柳淼淼不耐烦地答道。

嘛,果然是这样,他无奈地耸了耸肩。

路明非一步步踏上那熟悉的台阶,到达了那间教室。

呆呆地望着那个用力擦拭黑板的背影,内心的狂喜仿佛就要溢出:他想告诉全世界,师兄的存在!楚子航的存在!他没有疯!

想要紧紧抓住师兄的手,可他看到他的手穿过那寒色的背影时,一种阴冷的感觉笼罩了他;并不是痛苦,而是空荡荡的,感觉空虚的让人悲伤。

尽管非常不情愿,路明非也不得不承认这是所谓的“血之哀”。

果然......还是梦啊……仿佛世界上只剩下自己。

孤独吗?他自嘲的勾了勾嘴角。

过去几十年他一直都是靠着厚脸皮凑到别人的小圈子里,看谁的脸色,讨谁的欢心,保持联系,迎合话题,不得不做那么多去维持那一点可怜的友谊;靠这种无聊的交流和装作快乐的行为,得到的根本不是友情,是自我满足,是欺瞒。
但那是路明非的一切,一旦破碎,他无法预测他的未来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所以他希望生活在他所编织的幸福中,即使那种幸福是虚假的。

“到最后他们都会背叛你哦,哥哥,”小魔鬼的声音响起,“可笑又可悲的感情。”他戏谑着。却又突然间放缓了语气,轻声说着,又好似自言自语。

“只有我会一直陪着你啊,哥哥......永不离弃……”

路明非看着那张精致的小脸,夺目的黄金瞳此时却溢满了悲伤。

“可我就是不想承认啊……开什么玩笑!”他突然怒吼了起来,像是一位狂怒的君王,发泄着心中的怒气,仿佛世界都要为之臣服、恐惧。“楚子航怎么可能是一场梦啊!那是那个强到要上天却又有一颗八婆心的师兄啊!那是为了我可以去打爆婚车轴的师兄啊!那是......”他颤抖着,“我在乎的......不得了的师兄啊……”

他路明非千疮百孔的心里,有一块地方被那个叫楚子航的人填满了。

干涸的心灵被清冷却温柔的泉水滋润,那种感觉,一辈子也忘不了啊。

这次找回师兄后,自己也快要毕业了……之后会进执行部吧,没准儿还能和师兄一起执行任务,帮这个榆木脑袋找一个像小龙女一样的二货妹子,等师兄结婚的时候当他的伴郎......

这样......挺好的。

一直在他身边,陪着他......

这样的感情,连路明非自己也搞不清楚了。

最好的朋友?似乎有点不一样。喜欢......?却又像是同病相怜的小动物依偎在一起,相互取暖。

说到底,这种感情是不能让师兄知道的吧。

还是就这样搁置吧……


昆古尼尔穿透胸膛时,路明非不禁想起在白鸽飞扬间隙露出的那双黄金瞳,这世界上最美丽的一双眼睛。

“嘿,师兄,这回不用麻烦你帮我打爆婚车轴了。”
“还有......对不起没能把你找回来......”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