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山可依

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去枝为山,愿与山依
——————————
沉迷es
vkp&宗p
みか宗不逆
宗老师是世界的宝物
MHA出久受❤️|轰出|胜出

【最枫】夏日祭

最枫only

涉及剧透!剧透!剧透!

祝大家春节快乐!

推荐BGM:きみも悪い人でよかった【你也是坏人真是太好了呢】——初音ミク



夏日祭



“最原君?最原君?”

眼前的女孩气鼓鼓地让最原挨了一记手刀,这让最原有些茫然。

“唔……最原君又走神了……”女孩不满意地撇撇嘴,“难得一起出来玩,精神不集中可是大忌!”

说完仿佛情绪又低落了起来:“还是说我没有魅力让最原君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

这让最原不知所措,平常破案时转动飞快的大脑此时却一片空白。

眼前的女孩为了这次约会盛装打扮了一番:平时柔顺的金发被小心翼翼地用一支花簪盘在了脑后,额前的刘海依旧用音符样式的卡子别了上去,日常的校服被做工精致的和服替代,细致的五线谱花纹盘绕其上。

这番注视让女孩涨红了脸,不自在地拢了拢耳边的发丝,这让最原看到了早已红透的耳垂。

“啊……受不了了……”女孩消耗掉了所有的耐心,拽紧最原的衣袖,向不远处的摊位奔去,“要是像最原君那么迟钝可就赶不上焰火晚会了!”

被拽的一个踉跄,最原才意识到这次出行是因为夏日祭。

望着眼前纤细的背影,他为先前不礼貌的注视有些后悔,他承认,他看得入迷了。

沉浸在这位超高校级的钢琴师的温柔中。

最原是和女孩子说两句话都能脸红的人,这是别人对他的评价,他也明白自己非常容易动摇。

但能让最原终一动心的,唯有赤松枫一人。


“最原君……”赤松突然停了下来,松开了最原的衣袖,转过头来,紫色的眸子宛如宝石般闪闪发亮,迸发着期待的光芒。最原无法拒绝这样的眼神。

“呐呐,一起捞金鱼吧!”

“诶?”

不知什么时候被拉到了捞金鱼的店铺前,十六条金鱼在水中欢快地游弋。

网伸进水中,将原本的生存环境搅浑,最原观察着慌忙逃窜的鱼儿,想寻找着合适的时机捕捞。

『到底要这样玩弄我们的性命到什么时候!』大脑中有个声音撕心裂肺地喊着。

不要,不要……他紧紧地抱住头部,想要把那个声音摧毁掉。

渔网破了,一条金鱼从网中跳了出来。

啪。

在地上停止了挣扎。

最原没有心情再玩下去,起身想要和赤松离开。

“赤松さん……?”

他环视一周,那个熟悉的身影不见了。

焦躁的灼烧感从心底衍生,慢慢折磨着每一根神经。

“……赤松さん……赤松さん……赤松さん……”

焦躁逐渐转化为恐惧,如同无边无尽的黑暗将他吞噬,窒息般绝望。

好像很久以前就承受过,刚刚得到就失去的绝望。

 

 

“唔噗噗~~~”

背后响起那缠绕于心脏的梦魇令他条件反射地逃离背后的恶意,却慌乱到蹒跚。

肩膀感受到拉力,最原下意识挥拳向身后打去,当然这种威力的拳头也只能说是逞能了。

“诶诶诶?最原君住手呜哇哇哇!”黑白熊面具下响起熟悉的惊叫声,让最原在拳头擦到面具边缘时才勉强收手。

“抱、抱歉,赤松さん……”他一边责备自己的过错,一边不由得松了口气。

面前的女孩堪堪退了半步,将黑白熊面具摘下,瞪大了双眸,似乎被最原的气势吓到了。赤松疑惑地歪了歪头:“看到最原君专心致志地捞金鱼到无视我的地步,就去隔壁的店铺买了在我看来很吓人的面具,准备给最原君一个‘惊喜’呢,”她指了指手上的面具,解释道,随即发出了疑问:“总感觉今天的最原君很奇怪,”她吐了吐舌头,“神经兮兮的……诶?”

最原用尽全身的力气抱紧了赤松。

“啊咧??最、最原君?怎么突、突然袭击啊!这是犯规、犯规!”赤松的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通红,毕竟最原主动出击可是比让入间停止讲黄段子还难的事情。

这种失而复得的喜悦冲断了最原理性的神经,做出了令他自己也惊讶的举动。

清新的发香使他稍稍安心了一些,是洗发露的香味。很想保持着这样的状态。

虽然十秒钟后最原后知后觉的松开了双臂,羞耻地想要找个地缝钻下去。

“抱歉……”他不住地道歉。

对方刚刚从震惊中缓过来,深吸了一口气,将那修长漂亮、属于钢琴师的双手覆住最原冰冷的手掌,用温柔到令他想要哭的声音询问着。

“最原君,很不安?”

“……拜托赤松さん,请不要离开了,好吗……?”他的声线颤抖着。

原本以为赤松会拒绝这个冒失的要求,然而赤松没有丝毫讶异,她牵起最原的手,引领到观赏烟花的人群中。


烟花已经开始燃放,在广袤的夜空中绽放出一簇又一簇绚烂的花朵。

“烟花很美。”赤松仰望空中的梦幻,感叹着。

“很美。”最原注视着赤松被烟火照亮的侧面轮廓,呢喃着。

可是再美的事物最后都会归于虚无,烟花是这样。

也是赤松枫的结局。

慢慢转过身,赤松枫抱歉地笑了笑。

“所以……最原君想起来了吗?你和我的‘不同’?”

『想起来了啊』,泪水无声地从眼眶中溢出,无法控制。

名叫赤松枫的琴弦早已崩断和名叫最原终一的最弱侦探却能幸存的事实。

“赤松枫是已然踏入黄泉之人,”她带着温柔的笑容,平静地述说着,“我,是‘虚构’哦。”

“不是的!那个给予了我信心和勇气的人,”最原哽咽着,“毫无疑问就是赤松さん啊!赤松さん是‘真实’啊!”

赤松擦了擦眼角,用轻快的语调掩盖悲伤。

“但是没有最原君的努力是不可能破坏这个游戏呐,最原君和大家的努力,我全部都看到了哦。为了真实,非常……努力了呢……”

“看到摘下帽子自信帅气的最原君,勇于面对真实的最原君,带领大家逃脱的最原君,我非常开心。”

“所以这次的挑战,相信也无法难住最原君的吧?”

什么啊,明明是最难的挑战了,一个他几乎注定失败的挑战。

是选择在这个梦里继续这样幸福的生活,还是选择残酷的、支离破碎的现实。

“……”

“我喜欢赤松さん。”

突如其来的告白打破了这段沉默。最原凝视着紫水晶般透彻的双眸,做出了决定。

“要向他人敞开心扉明明应该是十分可怕的,”他轻声道,“但在赤松さん面前我却能由心纯真地笑起来。”

在他连自己都无法相信之时,是她温暖的掌心告诉他:他不是最弱的侦探,她相信他,所以也请他相信自己。

帽檐下的嘴角微勾,感受着心脏的悸动。

明明一直回避着他人的眼神,最后还是被她坚定的眼神拯救了。

“即使人物是虚构的,但感情绝对不是!和赤松さん、和大家的感情是真实的!”

赤松低头使劲用衣袖擦拭脸颊,“真是的,每次都因为最原君不好的带头作用哭的稀里哗啦……”声音明显带着哭腔。

最原轻轻拥住赤松,温柔地述说着。

“能喜欢上枫真的太好了呢。”

怀中的女孩破涕为笑,调侃道:“没想到终一君比作为‘超高校级的钢琴师’的我还能撩拨他人的心弦呢……我也是哦……”

双唇相碰,沉溺于彼此的柔软中,直到赤松枫的身影消散,最原怀中依旧残留着属于她的温度。

“能喜欢上终一君真的太好了呢。”

 


评论(7)

热度(40)